首页 > 文艺评论
袁增欣:书写坚定信仰和闪亮童心
发布日期:2023-11-08       发布人:管理员       发布部门:石家庄文联     点击次数:412次
书写坚定信仰和闪亮童心
——评儿童小说《太行小兵》


程雪莉儿童小说《太行小兵》(新蕾出版社2022年8月出版)以“平山团”南征北战的史实为背景,以太行山上的少年兵在战场上的淬炼和成长经历为主线,抒写太行儿女的红色记忆。作家用匠心重塑了平山团的光辉形象,擦亮中国人民的不屈精神。

史实需要思想格局照亮,才能写出深度和风骨,达到启迪人心的力量。程雪莉对平山团的宏阔历史事实进行了个性化、诗化的表现,借由一个“蚕丝包袱”唤醒一段苦难辉煌的革命历史。小小的“蚕丝包袱”里,蕴藏着壮烈恢宏的历史画卷,留存着气壮山河的红色记忆。

包裹着家谱的“蚕丝包袱”在小说中起到了“凝神聚气”的作用,具有极强的贯穿力和象征意义。小说的叙事结构、人物塑造、情感营造和英雄精神幻化为一个“蚕丝包袱”的深厚寓意,显示出与众不同的小说构架。“蚕丝包袱”将主要人物串联在一起,与主要故事情节不断发生交集。借由“蚕丝包袱”以物象传递意象,线索清晰,故事结构开合自如,从容延展,起到疏密相间、张弛有致的艺术效果。“蚕丝包袱”是平山团精神的化身,跟小主人公刘庭云如影相随,成为贯穿小说的意象、线索和象征。“蚕丝包袱”包裹着的不仅是家谱,更是家国情怀,是一群前赴后继为国捐躯的父子兵、兄弟兵。它牵引下的一个个英雄人物,散发着穿透历史的光辉。小兵刘庭云、银子、大眼儿……在恶劣环境中仍保持儿童的烂漫天性,他们用童真、生命寻找通往黎明的强大意志和精神本色,震慑人心。

程雪莉于幽微处见广袤的洞察力,让她在《太行小兵》中自如地在宽阔和细腻之间出入,呈现红色革命年代的磅礴与幽微。她于幽微处精心渲染、曲笔点睛,把散落在时空中的“太行小兵”,用“蚕丝包袱”牵引着一个个找回来,重新记录和开掘。借由儿童由内向外的视角,作品展现出太行山农民从自发反抗走向自觉革命、共产党深入农村领导和发动群众斗争的图景,昭示的是历史洪流中的人心所向。《太行小兵》把红色叙事与儿童精神交织融合,以理性的历史视野和感性的心理体验,还原历史饱满的深邃内涵,给儿童文学以壮阔的历史空间、凝重的生命质感,带给读者丰厚而崇高的美感。

作者依靠内在张力彰显艺术魅力,始终是统一且自觉的。程雪莉以热情之心、冷静之笔,紧紧抓住人物内心的摇曳和瞬间的波动,于无声处写出惊雷。小说最穿透人心的是对刘庭云内心世界的揭示。他在“蚕丝包袱”中书写名字时心理被解析成多层,将读者推入情绪的漩涡。这一细节悲壮而感人,深刻多义,耐人寻味。作者努力接近战火中儿童的真实状态,使“儿童”和“战争”这两个极具冲突的元素更契合。小说用儿童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,为故事的发展增添了许多童趣和生活质感,找准一个个“太行小兵”身上那些闪光、动人的品质,不吝笔墨,心怀敬畏,精雕细琢礼赞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内在精神和人性光芒。

残酷的战争,小小的战士,崇高的理想。随着一个个太行小兵、一件件英雄事迹顺着“蚕丝包袱”次第呈现,一股磅礴的革命伟力和轻灵的儿童趣味盈满全书。程雪莉大处泼墨、细处工笔,用故事和人物完成了对平山团“雁阵精神”的深刻总结和诠释。从河北省平山县的村村寨寨、沟沟坎坎中走出来的农家子弟,形成雁阵,依靠团队协作精神,互相激励着,背负家国,飞越万重山。

“太行小兵”的身上有铁血豪情,也有烂漫天真,他们以雁阵翱翔所展现的不屈的信仰力量和闪亮的童心,让平山团的“雁阵精神”以鲜活姿态,走出历史、走进当下,完成与当代儿童情感世界的对话,向他们传递红色文化与理想信念,构建中华民族的集体文化记忆。


(以上作品刊登于《光明日报》2022年09月21日14版)


石家庄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地址:石家庄市普惠路8号
邮编:050000
邮箱:wlxcb66538603@163.com     
Copyright Reserved 2000-2020 石家庄市文联 版权所有    冀ICP备20018655号-1